《细说隋唐五代史——四百年的壮美与苍凉》
第261节

作者: 迅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由此而南,又有二十七个小国,各有君主,信奉佛教。玄奘来到缚喝国(疑为今阿富汗北部马扎里沙里夫市),这里佛教甚盛,土地辽阔,因西突厥可汗冬天会到附近的南都过冬,这里临近南都,所以,民间号称为小王舍城。玄奘继续东南行进,至梵衍那国(今阿富汗中部巴米扬),在这里玄奘法师亲自礼拜了巴米扬大佛(2001年被塔利班炸毁),而后到达迦毕试国(今阿富汗喀布尔西北贝格拉姆城),而后又向东南前进至滥波国(约在今阿富汗东南部的拉格曼)、那伽罗曷国(约在今阿富汗东南部的贾拉拉巴德)、健陀罗国(今巴基斯坦白沙瓦)、乌剌尸国(今白沙瓦以东附近)、迦湿弥罗国(今克什米尔印度实际控制区斯利那加)等地。这里已是佛国,到处都有佛陀圣迹和得道高僧,玄奘每到一处都要拜谒圣迹、与高僧交流。在此后的日子里,玄奘的足迹几乎踏遍整个印度半岛全境,遍访高僧, 广求佛法,学习梵文与佛经, 成为戒贤大师的首座弟子,驰名印度。贞观十七年( 公元643 年) 初, 玄奘由印度启程归国; 次年春到达于阗,派人上表唐太宗, 汇报去印度取经的经过。

  贞观十九年一月六日,玄奘回到长安西郊, 次日入城,八日,唐朝政府举行了隆重的迎接玄奘以及将携带佛经、佛像放入弘福寺(该寺庙系唐太宗在贞观八年为亡母窦太后修建)的仪式。玄奘西行取经,前后十七年,行程五万余里,带回佛经657部以及佛像、舍利子、花木种子等,长安万人空巷,顶礼膜拜, 盛况空前。
  此时,唐太宗已在洛阳。玄奘在长安停留五日后,大约在一月十三日启程东下,于二十三日到达洛阳,住在鸿胪寺内。二月一日,百忙中的唐太宗在仪鸾殿第一次接见玄奘,两人交谈十分融洽,从清晨一直谈论到傍晚。唐太宗对玄奘非常看重,称赞他道:“朕今观法师词论典雅, 风节贞峻, 非惟不愧古人, 亦乃出之更远。”二月六日,玄奘再次拜谒唐太宗,请求前往嵩山少林寺翻译佛经,但唐太宗没有同意,而是命其回长安弘福寺译经。就在唐太宗二月十二日启程北上的前一天,即十一日,唐太宗下诏命令玄奘与自己一同出发北上,玄奘以身上患病为由苦苦推辞,最终,唐太宗答应了玄奘的请求,嘱咐他说:“法师可以在洛阳歇息三五天,就回京师弘福寺吧。”

  日期:2015-02-26 15:18:24
  唐太宗走后,玄奘也于贞观十九年三月一日回到了长安弘福寺,在这里,他得到了西京留守房玄龄的大力支持。此后,玄奘法师一直埋头翻译佛经,其间,为了摆脱皇室的应酬,他屡屡恳请皇帝能允许他前往嵩山少林寺专心翻译工作,但都没有被允许,直到唐高祖麟德元年(公元664年)二月五日深夜、六日子时去世,享年六十三岁。截止逝世,玄奘一共翻译佛经75 部133卷。
  随着玄奘的归国以及年龄的增长,唐太宗对佛教的态度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唐太宗即位之初曾经与反对佛教的傅玄有过一次对话,当时唐太宗问傅玄:“佛道玄妙, 圣迹可师, 且报应显然, 屡有征验, 卿独不悟其理, 何也?”“佛是胡中桀黠, 欺诳夷狄, 初止西域, 渐流中国。遵尚其教, 皆是邪僻小人, 模写庄、老玄言, 文饰妖幻之教耳。于百姓无补, 于国家有害。”对傅奕的回答,“太宗颇然之”。即便从内心深处对佛教不以为然,但唐太宗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一改唐高祖的严厉政策,对佛教还是采取了较为和缓的政策,不过,作为政治家的唐太宗还是看到了佛教力量太强之后所产生的消极影响,对佛教和道教也进行了一定程度的限制,比如,他曾下令“诸州有寺之处, 宜令度人为僧尼, 总数以三千为限”;并对那些“或假托神通, 妄传妖怪; 或谬称医筮, 左道求财; 或造诣官曹, 嘱致赃贿; 或钻肤焚指, 骇俗惊愚”的僧徒予以情理整顿;禁止僧尼妄自尊大,接受父母拜谒等等。唐太宗对佛教的态度一直摇摆,玄奘的归国,让唐太宗对佛教有一定改观,后来,到贞观二十二年,唐太宗应玄奘的请求,亲自写下了《圣教序》,在序言中, 唐太宗对佛教、佛经特别是对玄奘大师本人, 说了许多赞扬的话, 表达了自己对玄奘学识、风采和人品的钦佩之情。该序原由褚遂良撰写,后由弘福寺沙门怀仁从唐内府所藏王羲之书迹及民间王字遗墨中集字,历时二十四年,于咸亨三年(公元672年)刻成石碑,全称为《大唐三藏圣教序》。碑高九尺四寸六分,宽四尺二寸四分,行书三十行,每行八十三至八十八字不等,遂使“逸少真迹,咸萃其中”。该碑现存西安碑林。

  日期:2015-02-27 13:19:52
  一百八十五、一伐高丽(1)
  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三月九日,唐太宗驾临定州。
  十五日,唐太宗对侍臣们说:“辽东原本就是中国的土地,隋朝四次出师却寸土未得,朕如今东征,就是想替死难的中国子弟报仇,也替高丽人洗刷君父被杀的耻辱,更何况四境均已平定,只剩下这一隅未平,所以,趁我未老,借助士大夫之余力将其平定。朕自洛阳出发后,就只吃肉和饭,连春天产的蔬菜也不让供应,就是唯恐扰民。”唐太宗看见生病的士兵,亲自把他们召唤到跟前,一一进行勉励,交给地方治疗,士兵们无不深受感动。那些自愿自备行装参军的,动辄上千人,他们纷纷表示:“我们不求受到赏赐,惟愿战死辽东报效国家。”唐太宗不同意。

  唐太宗将要离开定州,太子李治哭泣了数日。唐太宗说:“把你留在这里监国,配给你贤能之臣辅佐,就是想令天下百姓认识到你的风采。治理国家的关键就在于进用贤才,辞退不肖,赏赐善人,惩处恶行,大公无私,你要努力实践,光哭有什么用!”于是,唐太宗任命开府仪同三司高士廉代理太子太傅,与刘洎、马周、少詹事张行成、太子右庶子高季辅一起处理军国事务,留在定州辅佐太子。

  三月二十日,唐太宗从定州出发。出发前,他坐在城门外,对于路过的士兵们一一进行安抚,受伤的交由当地政府进行医治。长孙无忌上奏道:“天下军民鱼贯而从,可是您的身边却只有十余名侍从,百姓们都认为这太轻率了。”唐太宗回答:“我十万将士横渡辽河,没有一人携带家室,我身边跟随十名随从已经足够了,你就不要多说了!”而后,他身上佩戴弓箭,亲自把雨衣绑在马鞍后面,跨马北上,并以长孙无忌为代理侍中、吏部尚书杨师道代理中书令和岑文本一起随唐太宗北上。唐太宗提前安排,从太子所在的定州一直到辽东前线,每到一处都设置一座烽火台,等到拿下辽东之后,就点燃烽火告捷。

  与此同时,已经进抵柳城的李世勣大军也开始向边境进发,他们虚张声势,做出要从怀远镇(今辽宁省辽阳市西北)强渡辽河的姿态,然而,唐军却秘密向正北的甬道挺进,让高丽军队措手不及。四月一日,李世勣指挥唐军从通定(今辽宁省法库县南)渡过了辽河,突然出现在玄菟(今辽宁省沈阳市,玄菟郡自西汉武帝设立后,凡经三迁四置:汉武帝时郡治设在沃沮县,即今朝鲜咸镜南道咸兴市附近,到汉昭帝时迁至高句丽县,即今辽宁省新宾县,再到东汉安帝时期又迁至高句丽县,即今辽宁省抚顺市,至西晋时期高句丽县又迁至今辽宁省沈阳市东上柏官屯古城)城下。高丽全国震惊,境内各个城池全部闭门固守。四月五日,唐军副大总管李道宗率领数千唐军突然进抵新城(今辽宁省抚顺市北)城下,折冲都尉曹三良带上十几名骑兵一直来到城门下面,耀武扬威,城内高句丽军无人敢出城挑战。

  当时,盛传高丽莫离支将亲自赶赴辽东增援,为了配合北线李世勣军,唐太宗命令营州都督张俭率领胡人为先锋,从南面强渡辽河,直扑建安城(今辽宁省盖州市东北),在南线击破高丽军队,斩杀了数千人。
  此时的高丽在辽东地区,主要有四道防线:
  一是辽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